深圳钉子户坚守十几年成孤岛 拒2千万补偿 高校保安“姚叔”11年来为万名考研生当“导师”

爱荷华整理 编辑:爱荷华资讯 时间:2018-10-11 10:58
点击播放音频

深圳钉子户坚守十几年成孤岛 拒2千万补偿

2016年6月13日,深圳龙华新区深圳北站附近,一栋墙体裸露红砖、显得破旧的七层小楼,孤零零地伫立在空地上,犹如一座孤岛,与远处的高楼形成巨大的反差。

2011年,广深高铁开通,这栋950平米的建筑,曾被谈到2000多万的补偿款,由于屋主的拒绝,至今仍高耸至此。

前不久(6月8日),龙华新区地理位置远不如此的一宗商住混合用地,成交价被拍出140.6亿元,晋升今年全国土地总价新地王。这栋犹如孤岛的七层小楼,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。

这座小楼与附近建筑显得格格不入。

深圳北站边“烂尾楼”业主的故事

2011年12月26日,广深高铁开通,将这个城市拉进了高铁时代,也把深圳北站周围的“荒地”变成了热土。无论是后来轰轰烈烈,以形象提升为目标的城市更新,还是由于深圳北站的交通枢纽功能带来的地价飙升,都让这一片土地成为焦点。然而,就在距离深圳北站不足500米的地方,几栋红砖外露,看似未完工的大楼,显得颇为“扎眼”。

在大运年,高铁开通年,多数外墙裸露的红色楼房接连被拆除了,但依旧有几栋楼房“坚强”的活着,与周围色调漂亮统一的楼房、呼啸而过的高铁列车,以及人们对这片热土高端定位的心理期望辉映成趣。

这楼房的主人是谁?他们是人们预想中的“大地主”么?为什么他们不愿意让拆迁的机械触碰这被称为“烂尾”的房子?带着这些疑问,深圳新闻网记者近日走进了这楼房。

绿化广场凹陷处有三栋“裸体”楼 楼内有租户

从深圳北站出来,走过绿化广场的一段,踩过一段土路,再下一个约3米高的坡,记者便来到了离深圳北站最近的一栋楼房前。在一份1993年颁发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上,这栋楼房注明的用地位置为“龙华民治樟坑华侨新村68号”,用地面积为120平米。

这栋楼高七层,墙体裸露着红砖,没有粉刷,已有黑黑的污痕。一楼墙体上多处印刷着打井的广告,还有一处印刷着商店和租房的字样,楼上可以看到租户悬挂的衣服。

这栋楼房的命运,跟和它比肩而立的两栋房子一样,都曾经历过波折。在距离深圳北站通车越来越近的日子里,它们的主人与拆迁之间的博弈也趋向白热化。最紧张的时候出现在2011年5月,曾有媒体以《宝安整治深圳北站空楼环境业主爬上烂尾楼以死要挟》为标题,描述过当时的气氛。

杨美兰在租房合同上写了详细的说明

一室一厅400元/月 租户多为深圳北站工作人员、年长者

在一楼印有商店的房子里,记者看到一男子,记者以想要租房的名义,向这位姓葛的先生了解到,在此处租房一室一厅400元/月,两室一厅500元/月,水费5元/吨,电费1元/度,但水来源于井水,没有单间可供出租。目前,租住去的房子大约5套。

葛先生就是那位曾经爬上楼顶的“钉子户”,他告诉记者,自己老家是浙江宁波,曾经当过兵,来深圳30多年了,做过多年保安。说到租房,他表示:“在这里租房,主要是没有水泥路,没有自来水,去大一点的超市需要走一段距离。但正是因为有着诸多不便,这里的房租也比周边便宜一半。

一名正忙着哄小孩的租户表示,这边租房确实便宜了很多,之前自己在不远的一处楼房租房子,一室一厅要700元,后来因为房东还要要涨价,就搬到这里。现在租的是两室一厅,每月500元。不过,房租便宜了,生活确实没有以前方便,每次去超市买菜得步行30分钟。

葛先生介绍完租金情况后表示,自己出租房子是有原则的,房子不会租给那些染头发、纹身的人,之前有个染黄头发的小伙来了几次都没让他租。

葛先生告诉记者,目前的租户大多数在深圳北站上班,一个租户是装空调的工人,还有两个租户在附近当保安。

记者在商店呆了近两个小时,此段时间,见到哄着孙子的奶奶,推着自行车约50多岁戴着眼镜的男子。葛先生表示,在这里租房的租户大多是年长一点的。

杨美兰花大量时间侍弄菜地

喝水靠打井 治安主要靠狗和公鸡

在前往68栋的路上,记者遇到一个行人,他得知记者来烂尾楼租房,马上提醒不要在这里租,他告诉记者,这里的房子没有保安,安全无保障,并提示记者附近小区有房出租。

当记者问及治安问题时,葛先生表示自己也有办法,首先不会把房子租给看上去不本分的人,从源头控制。

他告诉记者,白天他会在商店呆着,顺便看着楼,二楼养有5只狗,一般白天不叫,晚上只要这边有动静就会叫,“它们的耳朵比人灵敏多了”。

在商店前面有两只鸡,一公一母,有租户从附近经过时,公鸡就会跑过去,葛先生说:“这只鸡啄人,有的租户从它旁边经过就会追着人家啄人。有的人它不啄。”

葛先生的爱人杨女士补充道:“有时,有人靠近那边的山坡时,公鸡就会去追着人家啄。”

显然,楼上的狗,甚至楼下的公鸡,成了这栋楼的兼职“保安”。

杨女士介绍,68栋一室一厅的的格局都一样,地上铺瓷砖,墙壁没粉刷,原因是政府说要拆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在园博园也有房子,目前是小孩在住。

记者上到四楼,发现楼梯地面有铺瓷砖,但天花板没有粉刷,途经的各个房间的门都有些旧。

进入一室一厅的房间,没有粉刷而裸露在外的水泥墙格外抢眼,满眼都是水泥展现出来的灰暗的颜色。厨房水龙头上套有一个过滤网,用于过滤井水中的泥沙。

杨女士说:“自来水在去年5月30号就被停掉了,之后就开始用井水。加入沉淀剂,井水就很干净了。”

葛先生的主要精力都用在看房子上

房东严格审查租客资格:不租给没有正当职业者

说到租房,杨女士说:“如果你不尊重我人格,瞧不起我,我是不会租给你的,谁又不比谁低人一等。如果你经济不是很拮据,不要到这里租。”

之前一个足浴店的老板要来租四五套房子,她都没同意,她说:“我租房也是有原则的,没有正经工作的人不租,那个足浴店老板来租房子不租。”

2010年,就有传言称这栋楼要被拆迁,但直到到现在还没被拆,杨女士表示自己的楼房是合法的,是有3证的。

现在租客来租房,房东杨美兰不和租客签合同,租户只用交一个月的押金,她会给租户写押金条,如果没住满一个月,因拆迁而搬离,则按天收费。

签发于1993年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

当年18万元买地 如今2000万元都不卖

据杨美兰介绍,早在19年前,她投资了18万购买了这块地皮,当时这里还是荒山野岭,想的是在这里盖一栋楼,让六个孩子有房子可住。

杨美兰告诉记者,自己是家中独女,因为缺男丁,父母领养了个儿子。谁知哥哥不长命,嫂子30多岁就守寡,留下3个年幼的儿子。从此以后,杨美兰就开始帮助嫂子抚养这三个孩子,自己和丈夫也育有两儿一女。

2003年,她按照规划好的图纸动工,准备建七层半的楼房,谁知楼建完七层时就接到停止建房的通知,她的建房进程从此搁浅。

“当时樟坑也有很多空地,我就是没有买那边的地,因为我知道那边是集体用地,不能用。谁会想到当年的荒山现在竟然变成宝地,恰好在深圳北站的正对面。”杨美兰说。

之前的荒山因深圳北站的出现,而价值飙升,68栋占用的土地因规划而要被征收,2011年的拆迁浪潮为何没将这栋楼淹没?

杨女士表示自己这栋楼建筑面积共有950多平米,2011年曾谈到赔款2000多万,但是她没同意,她说:“我不要赔款,我要房子。他们把地买回去之后还是要建楼,我只要房子。”

她表示可以接受拆迁,前提是建成的楼要分她六个孩子一人一套,而且得给她一楼的商铺。

“最近有房地产商来找我谈,包括万科。”她说,“如果真谈好就好了,去年闹拆迁,把我折腾的都不知道冷暖了,大冬天都穿着这个睡衣。”杨女士指指自己身上的睡衣告诉记者。

民治街道办:楼房何去何从,只能等待新政策

记者致电民治街道办宣传文化科,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因为不能强拆,我们街道办只能走法律途径。”

谈到针对“烂尾楼”拆迁采取的措施,他表示说:“之前断他们水电,他们又自己打井接线,半年前,68栋那个户主还带着她父母在街道办坐了一晚,我们街道办实在没办法了。”

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户主索要拆迁赔款2000万,街道办没办法,只能等待新区出台新政策。

民治樟坑华侨新村68栋

950平米的“烂尾楼”值不值2000万元?

华侨新村内现有3栋“烂尾楼”,每栋楼有7层,68栋户主杨美兰表示该楼于2003年开工建设,有950多平米。

据记者观察,三栋楼墙体均未粉刷,记者所采访的68栋的房间,四面墙壁均未粉刷,裸露着水泥的灰色。

记者上网搜索深圳北站附近二手楼的价格情况,具体情况见下表:

楼名

面积(㎡)

单价(元/㎡)

总价(万)

装修状况

所在位置

建造年代

所在楼层

潜龙花园

71.1

15189

108

精装修

民治大道217号

2000

2/7

潜龙鑫茂花园A区

81

19753

160

精装修

民治大道181号

2006

9/17

碧水龙庭

104

16153

168

豪华装修

民治大道与民康路口交汇处

2006

16/18

世纪春城四期

367

20163

740

精装修

民治大道西面

2009

2/22

潜龙花园

59

15254

90

普通装修

民治大道217号

2003

13/16

那么,这一栋尚未装修的950㎡的楼房,究竟价值多少呢,显然,拆迁与“钉子户”之间的博弈还将持续下去。这栋楼房和它主人的故事,还将继续。

(报道于2012年9月24日)

  高校保安“姚叔”11年来为万名考研生当“导师

高校保安“姚叔”11年来为万名考研生当“导师”

  新华社电天天早上七点,中南林业科技大学门生李金泽城市早早地来到自习室,革新黑板上的考研倒计时日期,拍下时钟和倒计时的照片,发送给“姚叔”。之后,“姚叔”便会顿时回赠一句正能量的话语勉励他。“姚叔的督促和体谅,让我感受考研之路一点也不孑立,他是我僵持下去的动力。”李金泽说。

  “姚叔”名叫姚新民,是学校考研生心目中的“考研导师”,也是结业季时门生争相与之合影的“大红人”。多年来,姚新民已累计为上万名考研的门生提供咨询和辅佐,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他只是一位拥有小学学历的保安。姚新民本年63岁了。

  2007年,他来到了中南林业科技大学,在学校的主解说楼接受保安,因为常常和考研的同窗们交换,多年来逐渐蕴蓄了许多考研备考、报考、温习、口试的“能力”。在考研自习室的门上, 田间千人同吃火锅,贴着一张印着考研QQ群号的公告。这个名为“格斗史”的考研群,开始由2005级的门生创建。结业前,群主将打点权交给了姚新民。成为打点员后,年过半百的他险些每晚上网,在群里上传温习资料、分享备考要领并给各人勉励。跟着考研人数增进,姚新民便向学校申请增进自习室。“此刻自习室已经有18间共有1666个座位。”姚新民汇报记者,为了中止门生们由于抢座而争持的征象,他还拟定了一整套考研座位分派制度。

  由于和考研生“并肩作战”,姚新民的事变险些是起早贪黑、整年无休,但他照旧给门生们送出了一个谨慎的理睬:“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,不管碰着任何坚苦,你们随时可以找我。”“姚叔,我跨专业报考可以吗”,“姚叔,讲堂里的锁坏了”,“姚叔,有同窗抱病了要送医院”,“姚叔,睡不着怎么办”……在姚新民的手机里,一旦有“呼唤”,姚叔都是当即“现身”,回应需求。

  2014级结业生单悌翠现在身在加拿大,可她老是惦念着姚新民,时不时给他寄鱼油等保健品。“那年她考研温习时溘然有几天没有来,说是考驾照去了。”姚新民一听就气愤了,“3月复试完,9月才开学,中央这么长时刻,你都可以去考驾照,那你往后也别来了,横竖你也考不上!”姚新民的“激将法”让单悌翠撤销了考驾照的动机,最先高昂进修。勤奋的她其后考上了同济大学,此刻加拿大攻读博士学位。

[责编:丛芳瑶]

【来源:网络整理】

爱荷华实时新闻提示: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请点击分享给您的好友!谢谢爱荷华资讯用不同的视角看世界!

整理全面的资讯:互联网新闻 电商新闻科技新闻世界新闻文化新闻职场新闻家电新闻财经新闻IT新闻软件新闻体育新闻 等实时性的新闻、爆料、点评,打造今日最新闻的深度思维,今天新闻的综合平台!

上一篇: 全国中小学校舍信息管理系统 只有本科增负,中小学教育才能真正减负 下一篇: 快递小哥好心扶老人被冤枉 80岁高龄仍执着三尺讲台 沈寅初院士的这堂课,让人肃然起敬
  • 关注
    我们
  • 返回
    顶部